精彩小说尽在悠久小说网!

悠久小说网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玄幻奇幻 > 《星门》在线阅读 > 第126章 齐聚(求订阅月票)

书签

第126章 齐聚(求订阅月票)

老鹰吃小鸡

    【悠久小説網ωωω.UJХS.com】,免费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告别了金枪,李皓回到了自己的住所。

    百人团还没开始筹建,也没啥事需要他做的,按照金枪他们的想法,李皓能在今年年底之前,能把这百人团队筹建起来,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所以,给李皓的时间其实很充足。

    此刻,只是9月中旬,距离年底还有三个多月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的住宿楼中。

    尽管李皓和火凤枪打了一场,可家具什么的,除了少数破损,已经被更换之外,整个楼体倒是没啥问题。

    超能打造的房屋,还是很坚固的。

    李皓走上了三楼的露台。

    盘膝坐下,这才有时间去思考自己今日的感悟。

    极致的快!

    火凤枪被他取出,只是此刻不再火光四溢,又恢复了暗淡,也不知这火凤之魂是不是吞了李皓一些神能石的好处,现在也在消化。

    知道归知道,明白归明白,可李皓并未诞生势。

    洪一堂说,当你明白了这种感觉,那就去练,一百遍不行就一千一万遍,直到你能斩出那一种势为止。

    你已经会了,有了目标,有了方向,剩下的就是一个过程了。

    而极致之势,便在于快和爆发。

    李皓思索一阵,没再盘膝,武者最好还是亲自上手,盘膝而坐,一般也只是在吸收能量的时候,其他时候,最好还是拳不离手。

    此刻,李皓开始练剑!

    为了减少动静,李皓练的是无影剑。

    手持星空小剑,李皓一剑又一剑地斩出,这一刻,他追求的只有快,快到极致的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远处。

    小楼上,金枪隐约可以看到那露台上的人影。

    身旁,除了王庆之外,还多了一位年轻的女性,感觉年纪不大,和李皓也许差不多的样子。

    王庆此刻也在看,看了一会,声音如刀:“大人,袁老魔的弟子,为何不走五禽一道,反而走了剑道?”

    “五禽道……”

    金枪这一刻,忽然想到了之前李皓说的话。

    他思索一会,开口道:“武道,只有适合自己的,没有非要如何走的固定。也许他更擅长剑道,五禽术,不代表只能用拳掌……”

    对这个回答,王庆其实不算满意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年轻女子,轻声道:“五禽术只是根基,五禽术也可以叫五禽剑,五禽枪,刀枪剑戟、拳掌腿脚,这些只是外在形式,武道也好,武势也好,核心其实还是一致的,会不会武器,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金枪这一刻点头表示赞同,露出了少有的笑容:“说的不错!武师一道,有人擅长教徒,有人不太擅长,我其实不太擅长,幽芸说的不错,袁硕其实比我擅长教徒,因材施教,李皓既然愿意走剑道,那便走剑道……”

    王庆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也没再去问。

    金枪很强,可有时候王庆也觉得,金枪有些……不擅长去讲述,去描述一些感悟,金枪天赋很好,可这位枪道强者,其实更适合独修。

    余光瞥了一眼身边的女子,这位金枪的弟子,也就是天赋好,悟性强,要不然跟着金枪学习,真有可能会废掉。

    正想着,那女子又开口道:“师父,他到底到了什么境界?”

    金枪思索一番,开口道:“按照实力来看,敌万中期左右吧。”

    敌万!

    是的,在袁硕没有推出蕴神这个概念之前,因为一部分武师,实力已经超越斗千的概念,其实在袁硕不知道的情况下,中部武林对这个境界有个统一的称呼——敌万。

    斗千之上。

    这个境界,方向有很大不同,武师们的路很多,各有各的选择,所以,很难去一一描述,只能按照对应超能的层次去分。

    敌万,也就是超能中的三阳。

    斗千匹敌日耀,能匹敌三阳,那就是敌万。

    一人敌万。

    武卫军中,木林就处于这个层次,金枪严格来说,也处于这个层次,或者说这个层次的巅峰,甚至可以匹敌旭光层次的存在。

    王庆,这位狂刀的弟子,差一些,但是也开始接触这个层面了。

    女子有些惊讶:“他练武没多久,居然这么强,那王大哥是他对手吗?”

    显然不是。

    王庆知道,金枪也明白。

    所以金枪并未打马虎眼,摇头道;“不是!不过若是只是切磋一番,大不了和其他几位百夫长一样,他实力超过王庆,不会出现留不住手的情况……切磋一番,还是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王庆也沉声道:“和他切磋,并非为了什么仇怨,我师父没死,也没什么仇恨可言……只是想见识一下,五禽王门人,到底多强,他很年轻,我想见识一番!”

    金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女子也有些心动:“师父,那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金枪提醒道:“你要小心被他击杀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女子轻咦一声,金枪沉声道:“你实力比王庆强一些,堪堪跨入了敌万这个层次,所以你的意,对他是有威胁的。枪道,又是杀戮之道,他杀气很重,能对王庆留手,未必能对你留手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,居然也是堪比三阳层次的存在。

    关键是,还很年轻。

    一旁的王庆,却是一点也不意外,正常。

    孔幽芸不单单有个强大的老师,本身家族也非同一般,她父亲是巡检司老大孔洁,孔洁当年也是武道强者,否则坐不稳巡检司司长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不过孔洁转修超能之后,不再传授武道,所以让女儿和金枪学习。

    这也是巡夜人和巡检司一体的一个证明,他女儿就在武卫军,显然,巡检司早就知道武卫军的存在,甚至提供了许多帮助。

    孔幽芸也不再说什么,老师既然这么说,肯定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孔幽芸又道:“师父,那五禽王如今什么实力?他击败了三阳后期的齐眉棍……是不是也处于敌万后期到巅峰?”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金枪想了想道:“最少处于巅峰阶段,否则,杀不了齐眉棍!齐眉棍虽然只是三阳后期,可武道意志一直没有熄灭,战力极强!能击杀齐眉棍,当时的袁硕,最少也有巅峰战力!”

    “进步真快!”

    孔幽芸感慨一声:“他跨入斗千没多久,眨眼间就到了另一个层次……不愧是当年的大魔王!”

    金枪不语。

    他脑海中,也浮现出了袁硕的模样。

    肆无忌惮,嚣张无比,昔年,徒手接下了自己的金枪,若不是长枪坚固,那家伙居然想折断自己的枪。

    败给袁硕之后,原本快要跨入斗千的自己,居然始终无法跨入,每次要跨入斗千的那一刻……都会感觉难受无比,被人压的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侯霄尘出手,随意一枪,击破了心中的魔,他这才跨入了斗千。

    然而,金枪自己其实也明白,这代表着,自己很难很难再去超越袁硕,只要袁硕的路还没断,再相遇,他十有八九,还会败下阵来!

    心魔难消。

    一旁,孔幽芸好像看出了什么,轻声道:“师父,等我武道大成,我去挑战五禽王!”

    “算了,老一辈的恩怨,和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金枪摇头。

    挑战,不是切磋,不是玩笑。

    真到了那时候,袁硕真的会打死她的,这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齐眉棍挑战袁硕,哪怕袁硕内心深处未必想打死他……可那时候,打的兴起之下,根本不会在意这些,打死对手,在这些人眼中,才是一种尊重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远处,露台上的李皓,笨拙地一剑又一剑地斩出,金枪没觉得有什么不好,练枪也该如此,持之以恒。

    他反而很欣赏这种姿态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这家伙不忙着去招人,也有些让人无奈。

    这时候,孔幽芸又道:“师父,那……遗迹我们还去吗?这一次去,没太多收获,虽然不如战天城危险,可我觉得一旦得手,收获不会小,要不喊上木二哥和李皓,也许会有一些收获。”

    金枪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一直在探索一处遗迹,虽然没有战天城那样,千万年后,还保持完整,可这处新遗迹也有不小的危险,危险也代表机遇。

    他去了三次,都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这次回来,也有喊上武卫军一些强者一起去的心思。

    孔幽芸又道:“这李皓,不是五禽王弟子吗?五禽王最擅长探索遗迹……”

    金枪这才动了点心思,思考一番,点点头:“嗯,你回头通知一下他,五天……不,十日后让他和我一起过去,我们负责开荒,若是开荒成功,再让武卫军进入!”

    这也是武卫军的传统,强者负责开荒,收获最大,解除了一些巨大多危险,后面才会让弱者去发掘,其中也存在一些危险,可危险会降低许多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是没有意外。

    有时候,强者也没能发现一些危险,导致武卫军损失惨重的情况也有发生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武卫军不可能一直都是老人,很多老人,其实早就死了,武卫军差不多都换了两三代了,这才有了今日的武卫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的李皓,还不知道他这么快就能接到任务。

    李皓陷入斩击之中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露台上的身影,从白天斩到了天黑。

    有剑能在,他也不怕过度修炼,导致暗伤累积,尽管金枪和木林几人,都是这么想的,觉得这家伙有时候比较疯狂,这么下去,容易留下暗伤。

    可大家毕竟不是太熟,也没人上去劝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李皓消失了。

    没有离开武卫军,在小楼外的丛林中,李皓继续和火凤枪玩起了追击的游戏。

    一人一枪,在林中飞速游走。

    吃神能石而已,李皓该花的时候很舍得花,火凤枪玉总管只借给自己三天,不趁着这时候去用火凤枪多感悟,那多浪费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皓在修炼,两耳不闻窗外事。

    而武卫军外,一队人马,已经抵达。

    这一次,还是玉总管带队。

    只是,此刻的玉总管也是眼神恍惚。

    今天一早,洪一堂的续弦,带着一队人马,找到了巡夜人,要找李皓,玉总管问了几句,这才知道李皓昨日找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拉赞助……

    人家,居然真的拉来了赞助!

    而且,还不是一般的赞助。

    剑门居然将门内大半的武师弟子,支持给了李皓,这算是全力支持了。

    虽然,其中最强的也就几位破百后期。

    可武师,能修炼到破百后期……关键在于,剑门的武师,大多都是实打实的修炼上来的,很少会服用神秘能的,这样的一群武师,底子都很扎实。

    洪一堂虽然不再是武师了,可对门人弟子的培养,还是很扎实的。

    他本人,对武道感悟也很深刻。

    这些弟子加入武卫军,也许很快会有一个爆发期。

    玉总管还知道一点,部长其实挺惦记剑门的。

    按照部长的话说,如今超能崛起,银月境内的武师,其实也不如当年了,整个银月,还能坚持培养武师,让武师有系统的去学习,成体系地去成长,其实很少了。

    一些门派,说是武师传承,实际上也只是打着武师的幌子,行超能手段。

    用神秘能迅速强化,其实很多都是奔着斩十境巅峰,就转换超能的心思。

    有些野心大的,也是奔着成为破百,然后转换成日耀的心思,真正还在坚持武道的,其实不算多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,传授一些武道,也不是太用心。

    反正进入超能,有超能技,何必浪费时间,去学那些无用的拳脚功夫,有一门秘术,能帮你推动到破百就行,这是如今很多武师存在的问题。

    玉总管没想到,部长惦记了半天,结果……人家跑去投靠李皓这个新人了!

    虽然李皓也是巡夜人中一员,可玉总管还是想不通。

    李皓,能有部长更值得投靠吗?

    洪一堂若是去找侯霄尘,侯霄尘也会收下这些人的,而这时候,中间就不会隔着一个李皓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卫军门楼前。

    这一次,金枪亲自出来了。

    知道面前这群人,来自剑门,他倒是有些意外和异样,地覆剑的门人弟子。

    他一眼扫过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心中还是有些意外的,这些武师,看姿态,看精气神,状态很好,没有如今大多武师的茫然和萎靡,有些武师,因为迟迟无法转换超能,其实状态很差!

    一心为了转换成超能,早就少了那些气定神闲的逍遥。

    地覆剑洪一堂,当年名气还是不小的。

    真正成了笑柄,是因为几次避战袁硕,那时候,地覆剑名气就有些发臭了,否则,当年的七剑之中,天剑强悍毋庸置疑,地覆剑也是名声斐然,一剑出,天翻地覆,这岂是说笑的?

    他扫了一眼红袖,他也知道一些情况,这红袖是洪一堂的大弟子……算了,如今他也懒得说什么,红袖和洪一堂都成了超能强者,他连打趣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只是看了一眼红袖,金枪并未多看,很快,看向人群中有些好奇的洪青。

    底子很扎实!

    剑门的这批人,都很扎实,不过这洪青毕竟是洪一堂的女儿,金枪实力强悍,只是简单一看,眼神微微一动,洪一堂倒是有趣!

    别的弟子,多多少少,哪怕减少了神秘能使用,可还是有一些的。

    武师使用了神秘能,身上都会有些神秘能沾染。

    哪怕李皓也不例外!

    可这洪青……倒是货真价实的破百后期,这说明一点,对方真的没用过神秘能辅助,能在这个年岁修炼到破百后期,可以说,很难得很难得了!

    当然,不排除对方使用的不是神秘能,而是神能石,用神能石,身上也难留下神秘能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罗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想开口,对面,玉总管便用一种冷漠无比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金枪有些无言。

    喊习惯了,哪怕这么多年了,还是有这样的习惯,这样的事情,已经发生过无数次了,可每次他还是习惯那样喊。

    “玉秘书!”

    金枪还是说出了拗口的称呼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剑门那边,洪剑主和李皓谈妥了,这些剑门弟子,加入李皓的百人队,另外,洪剑主送上黑铠百副,也是给李皓的百人队配备的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后方一些看热闹的武师都不由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艹!

    这么大方?

    李皓刚来,大家才知道他要成百夫长,结果人家人都没招齐,这就又送人,又送古铠的?

    “李皓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不会成了地覆剑的女婿吧?”

    “听说前面那个就是地覆剑的女儿……这人家刚来武卫军,人手不够,送人送钱的,也太舒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想咱们,咱们刚来的时候,多难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位位武师,小声嘀咕着。

    有人羡慕,有人感慨。

    几位百夫长,更是眼珠子都红了,他们一些人,也有自己成立百人队的,当初有多难,他们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耗费了大量时间,人力物力,有些甚至还拉上了自己的师兄师弟师叔师侄……

    有些门派,人都被全部拉走了。

    比如开山斧传人,开山一脉,现在都在他的开山军。

    再看看李皓……能不羡慕吗?

    这还不算,黑铠,之前武卫军也不多,一百多具,一个百人队,能分到10多具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收获很大,巡夜人总共算下来,拥有了500多具。

    几乎占据了一半多。

    可就算如此,这些百夫长,为了争取更多,也是使尽了手段,可就算这样,还是没办法满员配备,只能让队伍中一些较弱的穿着,拉平团队的实力,免得差距过大。

    可李皓这边呢?

    人都没影,黑铠倒是配备齐全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可都是知道,黑铠多厉害的,别的不说,防御真的强,武师穿戴上,破百武师穿着,日耀都难破,简直就是一支打不死的铁军!

    一群人,都是羡慕嫉妒恨!

    木林也是咋舌!

    真他么无言以对啊。

    李皓这小白脸,是去吃软饭了吗?

    地覆剑和袁硕有仇的,而且说起来其实挺深的,三次挑战人家,人家都拒绝了,这对地覆剑的名声打击很大,若是爱护名声的,早就是生死仇家了!

    就这样,人家还能送来这么多人和东西……这是招李皓当女婿吗?

    人群前方。

    金枪其实也是有些意外,送人还不够,还送黑铠?

    不过,他毕竟资历深厚,倒也没说什么,只是开口道:“李皓好像还在修炼,别在门口站着了,都进来吧,我去让人喊他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又道:“洪一堂没来吗?”

    “我夫君闭关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,洪夫人轻声道:“他最近超能有些躁动,之前在战天城中受伤还没痊愈,原本准备和妾身一起来见一见金枪前辈,可惜实在……”

    金枪摆摆手:“无妨,不见也好。至于前辈……不敢当,地覆剑成名的时候,我也刚出武林不久,论起年岁,我也就比他大个两三岁……”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你看起来挺老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话也只是在红袖心中闪过。

    一旁,洪青倒是有些好奇和崇拜地看了金枪几眼,金枪啊,三枪之首,和天剑齐名,比自己老爹名气要大一些的。

    不过老爹不混武林了,如今只是超能者,洪青还是很遗憾的,她倒是喜欢听一些江湖故事。

    老爹不太爱说这些,后妈倒是喜欢和她说说。

    嗯,所以她们关系还不错。

    洪一堂的夫人带队来的,金枪倒是给足了颜面,加上玉总管也在,三人很快进入内堂去聊天了,红袖原本比他们低一辈,如今倒是同辈,也能聊上几句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就没这个资格了。

    小楼之外,洪青他们也只能等着,等李皓到来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是没人陪着,木林和孔幽芸几人都在。

    他们对剑门,其实也挺好奇。

    孔幽芸见师父招待玉罗刹和地覆剑的老婆去了,便主动开口道:“我叫孔幽芸,是金枪门徒……你是地覆剑前辈的女儿?”

    洪青看了一眼孔幽芸,点了点头:“师姐好!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上了天,木林只是在一旁听着,过了一会,也和一位剑门破百后期的门徒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正聊着天。

    远处,一道人影一闪而逝,瞬间浮现在地面。

    此刻的李皓,汗水蒸腾。

    脸色略显潮红,稍微平复了一下气息,迈步朝这边走来,人还未至,一股剑势汇聚,更是不管孔幽芸和木林在场,一股剑势升腾而起!

    李皓一步步走来,还在四处张望的剑门门徒,忽然都感觉泰山压顶一般的压力扑面而来!

    这一刻,哪怕孔幽芸也停止了说话。

    李皓不管她,他不认识这女的,但是也没在意,观其势,可能是金枪的弟子,感觉不弱。

    也只是如此罢了!

    他主要还是针对那些剑门门徒,势起,也只是为了看看,这批人的质量如何。

    太差了,要着没啥用。

    一步又一步地接近,距离他们还有30米左右,队伍中,20位斩十境,一半都无法喘息,纷纷被逼着倒退,眨眼间退出了剑势覆盖范围。

    李皓继续前行,25米左右,又有几位斩十境纷纷退走。

    20米,剩下的三位斩十境巅峰武师,也是纷纷退开。

    这一刻,只剩下10位破百,以及孔幽芸木林几人了。

    李皓剑势如山,泰山压顶一般,继续朝前走来。

    10位破百,都有些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一个个满面骇然!

    这么强?

    只是势而已,他们又不是没见过势,可此刻,才感受到了那无比巨大的压力和锋利之气,作为剑门门徒,他们也修炼剑法,可此刻在李皓面前,却是感觉自己的剑……太弱太弱!

    前面,洪青也是咬牙,看着李皓,忽然感觉,仿佛看到了父亲。

    是的,地覆剑,能翻天覆地的剑,自然也夹杂着一些地势,而此刻的李皓,用的也是地剑势。

    泰山压顶之剑!

    15米,几位破百纷纷倒退,一个个面露骇然和不甘。

    10米,又有几位破百退出,甚至有人口中溢血,满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5米,这时候,只剩下洪青了。

    破百后期,不止洪青一人,不过能站立到现在不退的,也就洪青一人。

    洪青咬着牙,正要死扛到底,李皓忽然收回了剑势。

    洪青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一旁孔幽芸扶了一把,有些异样地看向李皓,轻声道:“李百夫长,为何不继续了?”

    李皓意外地看着她,解释道:“只是试试他们的水平,又不是杀人,既然试出来了,没必要再试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抱拳道:“李皓!”

    孔幽芸倒是不太适应抱拳,只是微微点头:“孔幽芸,金枪门徒。”

    “久仰了!”

    李皓客气了一句,没再看她,而是看向洪青,笑了一声:“底子真扎实,哪怕斩十境的,底子也都很扎实!比我之前要强,我之前吸收了大量神秘能跨入了斩十,我老师当初和刘隆部长双势交锋,感觉还不如我现在,我隔着老远都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那些剑门门徒,一个个脸上倒是露出了一些喜色。

    能获得一位强大的武师认同,对他们而言,还是很值得欣喜的。

    之前的一些郁闷,此刻也都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洪青也是先开心了一下,接着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前不久,她还见过李皓呢,不是说昨日,而是当日李皓大战孙墨弦,虽然也强,和洪青觉得,当日的她,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……哪怕不如李皓,可还是能战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对方只是以势压人,自己居然差点没撑住。

    差距太大了!

    她有些忍不住:“你……怎么忽然变的这么强了?”

    李皓想了想道:“五禽术强悍,吃的血神子多,五脏强化的厉害,加上感悟了势,所以就更厉害了!你底子扎实,只要感悟了势,势如破竹之下,能迅速跨入斗千……那很快就有一个迅速爆发期!剑势你们虽然还没凝聚出来,可实际上,洪师叔给你们打的底子很好,只要感悟了剑势,你们很快就可以再进一步!”

    洪青遗憾道:“可我到现在也没感悟剑势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不够凶险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李皓叹息:“上次去战天城,其实是最好的时机!可那一次,你父亲一直带着你,你根本没有单独行动过,很遗憾!你底子虽好,杀性却是不足,不止是你,其他人也是,剑修其实最重杀性!”

    李皓如今也算大剑修,倒也有些自己的感悟,又道:“枪也好,刀也好,其实都讲究一个杀性强弱,武师本就为杀戮而生,单纯的练,是练不出势来的!”

    洪青若有所思,孔幽芸却是想了想开口道:“李百夫长,单纯的杀戮,未必就是武道真意!若是,杀戮才是唯一,那武道也不会百花齐放了,木二哥这样的防御性武师,难道修炼的时候,也一心只有杀戮吗?”

    李皓点头:“说的不错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他就不说了,也没理会孔幽芸。

    和杠精没必要多说。

    他只是和剑门的人在说话,练剑不杀人,那练剑跳舞的吗?

    你杠啥。

    老师说过,遇到这种人,顺着说几句,还是不行,那就劈死他!

    当然,李皓不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看出来了,这位金枪门徒,有些自己的武道理解,李皓也不希望所有人都认同他的理念,那不可能,武道一途,千奇百怪,各有各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孔幽芸,实力不弱,势也不弱,有自己的独特感悟很正常,可李皓也不会认同外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孔幽芸还等着李皓的高见呢,结果就听李皓开口道:“洪师妹,你们别在这站着了,我和二木哥打过招呼了,你们30人,分两栋楼,住所我已经提前要了,就在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他手一指远处,边走边道:“跟我来,另外我有几件事要叮嘱一下大家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走了。

    等他带人走了,孔幽芸微微皱眉,看向木林:“我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她没觉得自己得罪了李皓,只是说了一些自己的见解罢了,倒是李皓,显得很不礼貌。

    木林笑了笑,思考一番才道:“没说错,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,他和剑门的人说杀戮为核心,也不算错,你这时候说杀戮不是唯一……他不理会你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孔幽芸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木林又道:“不要尝试去改变一个人的想法,武师都有自己的坚持,李皓能迅速走到现在,有些人也许觉得是运气,可运气……真的能制造出一位感悟多势的剑修吗?你家世很好,你父亲很强,你老师也很强……可你觉得,你走到今日,只是因为家世吗?”

    孔幽芸想了想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木林又道:“这家伙下手倒是真快,眨眼间就弄来了30人,若是回头再抽调一部分武卫军,他这支队伍,都快完善了。”

    李皓有资格抽调37人,加上今日30人,那很快就能凑够六七十号武师了。

    速度不是一般的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没了外人在,李皓也没那么多拘束了。

    一边走着,一边笑道:“我昨日找洪师叔说,要你们加入我的团队……不是让你们来享受的!我就几个目的,也和大家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杀人!”

    “第二,变强!”

    “第三,发财!”

    前面可以理解,后面,洪青倒是不理解了,“李皓……”

    “喊百夫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洪青改口:“百夫长,发财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字面意思!”

    李皓笑道:“血神子,神秘能,神能石,源神兵……难道你们嫌多?可以感悟势的悟道古兵,你们想要吗?难道不想要?发财才能变强,没钱只能吃土,变强才能杀人……”

    洪青身旁,一位年纪稍大,三十多岁的男子开口:“百夫长,你说的杀人,杀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该杀之人!放心,不是普通人,不是好人!”

    那人点点头,没再问话。

    李皓问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洪浩。”

    “和我同名?”

    洪浩摇头:“浩瀚的浩!”

    “你和洪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师父的三弟子,只是从小在师父身边长大。”

    三弟子……

    那代表还有两位,有一个他知道,现在成洪一堂媳妇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,还有个二弟子没来?

    因为眼前这位,感觉年纪最大了。

    “洪师叔的二弟子没来吗?”

    李皓也是有话就问,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洪浩没说话,洪青倒是解释道:“二师兄不在银月,二师兄天赋很好,早些年就跨入了破百圆满,后来不满足一直无法跨入斗千,前几年就离开了银月,去了中部。”

    李皓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他很快笑道:“中部机会是多,银月也不少!在这,只要大家跟着我,愿意和我一起奋斗,迟早都会成为强者!”

    众人也不说什么,强者……哪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很快,到了地方,李皓指了指小楼道:“你们自己安顿下来,这两天我还有事,大家自己熟悉一下环境,另外,过两天会有人过来,洪青帮我招待一下,银枪的儿子刘隆,是我以前的队长,现在是斗千武师。还有我以前在银城的几位同僚,都是破百武师……”

    他简单提了一下,这些人一来,自己的百人小队,实力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有缺口。

    哪怕从武卫军中抽调一些,还是不够。

    此刻,李皓想到了一些人。

    不过,又不是太放心。

    比如胡定方那边,自己那个师姐在那,这些年有传授武道吗?

    胡定方本来也是武师,有武师门徒吗?

    可是……李皓又不是太想去找他们。

    还有贺勇,其实感觉不错,可对方是皇室中人,否则,南拳门人加入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南拳、地覆剑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忽然想到了一人,王恒刚,铁布衣一道的强者,巡检司的人。

    这位身份啥的都没问题,还是银城人,是货真价实的老乡。

    这位……有没有门人弟子啥的?

    至于被人掺沙子,李皓其实不在乎,他又没准备拉着这百人造反,真造反,靠这百人也不够啊!

    心中想着这些,他也没急着去找人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正在琢磨快剑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得抓紧时间才行,等快剑一成,融会贯通了金剑势,他准备带人干一笔大买卖,去抓紫月!

    至于红月来了旭光,不关他的事。

    旭光,自然会有人对付,最近几大机构都在出手对付红月呢。

    李皓胆子很大,不出手就算了,出手就盯上了紫月……有自己这双眼睛在,他就是一点点地扫,也能把人给扫出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剑门的人到来,李皓只是招呼了一阵,又开始了修炼。

    人工林中,又出现了李皓和火凤枪的身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这几日的银月,并不是太安静。

    虽然三大组织放弃了对付侯霄尘的计划,可四大机构联手,清扫三大组织的计划还是开始了,郝连川迫切希望能够获得大量血神子,也是铆足了劲,到处探查红月踪迹,带人四处追杀他们。

    紫月和蓝月,也不敢贸然露面。

    红月的麻烦,不止如此。

    银月武林,也有一批胆大的武师,正在针对他们,非但如此,还有一些神秘人,也在对付红月强者,这些都不算什么,甚至有一些极其强悍的存在,暗中出手。

    红月从隔壁行省调来的几位三阳,还没展露威风,没几日就消失的无影无踪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处庄园中。

    蓝月一掌拍碎了一张桌子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这几日,损失太惨重了。

    大量据点被拔除不说,隔壁行省调来了几位三阳,他只见过对方一面,都没来得及安排任务,人家就失踪了,怎么也找不到!

    至于结果如何,还用问?

    百分百被人干掉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,在银月,几位三阳消失的神秘,肯定不是自己跑了,九成九是被一些强大的存在击杀了。

    三阳,在一些行省中,到现在也是至高无上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是,到了银月,却是连个浪花都没掀起就没了,这让蓝月很是难受。

    这个在中部,人们提起,很多人都不会记得的行省,一些老辈提起,也只会感慨当年武道昌盛的行省,如今感觉却是比中部都要恐怖!

    “距离遗迹开启还有一段时间,这么下去不行……必须要征调更多的强者过来,否则,红月在银月会彻底丧失话语权!”

    他心中想着,咬牙切齿,真不行……北方19省,那就以银月为核心,齐聚银月!

    作为七月之一,这一次他来银月,映红月曾召见过他,说了一些话,必要的时候,可以召集北方19省的红月分部帮忙。

    银月,并不简单!

    按照映红月的话说,这片大地,埋藏了太多秘密!

    放弃北方其他行省,也要在这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现在站不稳……以后就难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决定很难下,蓝月有些皱眉,放弃其他行省的利益,都来了银月,若是还遭到了重大打击,那就损失太大了,哪怕他,也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。

    可是,再这么下去,真要被银月人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,蓝月还是做了决定,齐聚银月!

    哪怕是为了战天城遗迹,此地也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其他18行省,强者也不少,三阳有许多,至于旭光,也有一位长老会的强者在北三省坐镇,他得尽快稳住银月的局势才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,北方各大行省,大量红月强者迅速朝银月汇聚。

    哪怕混乱的北方三省,此刻都有红月强者赶来……在他们看来,银月更安全一些,无他,最近北三省,起码死了近百位红月超能。

    无一例外,都是被五禽术打死的,除了袁硕没别人了!

    而袁硕这个杀人魔,就在北方三省,也迅速传开了。

    PS:写的有些没头绪,下一个剧本如何开启,有些迟疑,想了几个方式不太喜欢,头疼,兄弟们容我过度一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佰度搜索 【悠久小說網 WWW.UJХS.COM】 全集TXT电子书免费下载!

推荐

目录 设置 手机 封面 书架

报错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目录X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

365真人app|官方下载-yb真人app(官网推荐)